星期六, 5月 05, 2007

檸檬茶 - 強姦名作版

簡介: 今年香港會考中文作文有一題名為檸檬茶的題目, 因為其創新性及英皇名師蕭源tip中的關係而深受矚目. 有趣的是一眾博客也在湊熱鬧, 加入戰團.


那麼, 就讓文學青年小弟我也披掛上陣吧!


檸檬茶 - by 震電(小弟筆名 :P)

香港茶餐廳的格局,是和別處不同的: 都是推門進去後看到一個白色的收銀台,可以隨時埋單. 放工的人, 三更半夜收了工, 每每花六元,買個餐蛋治, ----這是七年前的事,現在每個要漲到十元 ---- 靠櫃外站著, 急急的買了就走; 倘肯多花五元, 便可以買一杯凍檸檬茶, 或者凍奶茶解渴了. 如果出到二十元,那就能買一樣常餐 --- 常餐咪即係快餐. 但這些顧客, 多是西裝族, 大抵沒有這樣多時間. 只有穿便服的, 才踱進餐廳裡面的卡位, 要餐要飯, 慢慢地坐吃.

我從毅進畢業起, 便在樓下的龍記茶餐廳裡當學徒, 老闆說, 紋身太顯眼, 怕伺候不了西裝主顧, 就在廚房做點事吧. 廚房的大師父, 雖然樣子和善, 但口叼香煙老母不離口的也很不少. 他們往往要親眼看著排骨從鍋裡端出, 看過跌在地上的有沒有被放回碟內, 又親看吐在整天問候他們母親的主顧的菜上的口水不怎麼顯眼, 然後放心; 在這嚴重監督下, 偷吃也很為難.所以過了幾天, 我跟老闆說我幹不了這事. 幸虧薦頭的情面大, 便改為專管水吧的一種無聊職務了.

我從此便整天的站在水吧裡, 專管我的職務. 雖然沒有什麼失職, 但總覺有些單調, 有些無聊. 老闆是一副兇臉孔, 主顧也沒有少問候我老母, 教人活潑不得; 只有檸茶輝到店, 才可以笑幾聲, 所以至今還記得.

檸茶輝是半夜來餐廳裡吃飯而穿西裝的唯一的人. 他身材很肥矮; 青白臉色, 牙齒間時常夾些青菜; 一頭稀落落的頭髮. 穿的雖然是西裝, 可是又髒又破, 似乎幾個月沒有洗. 他對人說話, 總是秒秒鐘百幾球上落, 教人半懂不懂的. 因為他叫阿輝, 別人便從他時常叫的檸茶多甜這古怪的要求中, 替牠取下一個綽號, 叫做檸茶輝. 檸茶輝一到店, 所有吃飯的人便都看著他笑, 有的叫到, "檸茶輝, 你牙齒裡又添上新菜了!"他不回答, 對水吧說, "兩杯凍檸茶多甜, 要一碟火腩飯." 便排出九個大餅. 他們又故意的高聲嚷道, "你一定又蝕了人家的股票了!"檸茶輝鄭大眼睛說, "你怎麼這樣憑空污人清白…""什麼清白? 我前天親眼見你蝕了何太的股票, 追著打."檸茶輝便漲紅了臉, 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, 爭辯道, "斬倉不能算蝕…斬倉! …股票專家的事, 能算蝕麼?"接連便是難懂的話, 什麼"跳空裂口", 什麼"做空"之類, 引的眾人都哄笑起來; 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.

聽人家背地裡談論, 檸茶輝原來也考過會考, 但終於沒有考上, 又不會做傳銷; 於是越過越窮, 弄到將要拿綜援了. 幸而計得一筆好數, 便替人家炒炒股, 換一碗飯吃. 可惜他又有一樣壞脾氣, 便是好喝懶做. 做不到幾天, 便工也不返玩失蹤. 如是幾次, 叫他炒股的人也沒有了. 檸茶輝沒有法, 便免不了偶然做些虧空客戶票款的事. 但他在我們店裡, 品行卻比別人都好, 就是從不拖欠; 雖然間或沒有現錢, 暫時記在Post-it 上, 但不出一月, 定然還清, 扔掉寫上檸茶輝的Post-it.

檸茶輝喝過半杯檸茶, 漲紅的臉色漸漸復了原, 旁人便又問到, "檸茶輝, 你當真懂得追揸沽麼?"檸茶輝看著問他的人, 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. 他們便接著說到, "你怎的連半個副學士也撈不到呢?"檸茶輝立刻顯出頹唐不安模樣, 臉上籠上了一層灰色, 嘴裡說些話; 這回可是全是八萬五, 三三四之類, 一些不懂了. 在這時候, 眾人也都哄笑起來; 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.

在這些時候, 我可以附和著笑, 老闆是絕不責備的. 而且老闆見了檸茶輝, 也每每這樣問他, 引人發笑. 檸茶輝自己知道不能和他們談天, 便只好向我們這些金毛說話. 有一回對我說道, "你炒過股麼?"我略略點一點頭, 他說, "炒過股, …我便考你一考. 中信銀行的招股價, 是多少錢?" 我想, 牙縫裡夾著青菜的人, 也配考我麼? 便回過臉去, 不再理會. 檸茶輝等了許久, 很懇切的說道, "不知道罷?...我教給你, 記著! 這些股價應該記著.將來做老闆的時候 , 投資要用."我暗想我和老闆的等級還很遠呢, 而且我們老闆也從來不投資什麼中信銀行; 又好笑, 又不耐煩, 懶懶的答他道, "誰要你教, 不是5.86元麼?"檸茶輝顯出極高興的樣子, 將兩個指頭的長指甲敲著水吧, 點頭說, "對呀對呀!...招股價有分A股跟H股, 你知道麼?"我愈不耐煩了, 努著嘴走進廚房. 檸茶輝剛用指甲蘸了檸茶, 想在水吧上寫數字, 見我毫不熱心, 便又嘆一口氣, 顯出極惋惜的樣子.

有幾回, 旁邊餐廳夥計聽得笑聲, 也趕熱鬧, 圍住了檸茶輝. 他便給他們說貼士. 一人一個. 夥計聽完後, 仍然不散, 眼睛都望著擰茶輝油光發亮的額頭. 檸茶輝著了慌, 伸開五指將稀疏的頭髮罩著, 彎腰下去說道, "沒有了, 我已經沒有了."直起身又想一想, 自己搖頭說, "沒有沒有! 內幕消息不多了." 於是這一群夥計都在笑聲裡走散了.
檸茶輝是這樣的使人快活, 可是沒有他, 別人也便這麼過.

有一天, 大約是中秋前的兩三天, 老闆正在慢慢的結帳, 看著Post-it, 忽然說, "檸茶輝長久沒有來 了. 還欠十九元呢!" 我才也覺得他的確長久沒有來了. 一個吃飯的人說道, "他怎麼會來? … 他失了業了."老闆說, "哦!" "他總仍舊是不好好返工, 這一回, 是自己發昏, 竟在老闆吃早餐的餐廳蛇王. 老闆蛇王的餐廳, 他蛇得的麼?" "後來怎麼樣?" "怎麼樣? 先寫檢討, 後來是照肺, 照了大半天, 終於炒左魷魚." "後來呢?" "後來炒左魷魚了." "炒左魷魚了怎樣呢?" "怎樣? …誰曉得? 許是訓天橋底了."老闆也不再問, 仍然慢慢的算他的帳.

中秋過後, 秋風是一天熱似一天, 看看將近初冬; 我還要整天的穿上T shirt, 像是靠著火了. 一天的下半天, 沒有一個顧客, 我正低頭打著PSP. 忽然間聽得一個聲音, "凍檸茶多甜."這聲音雖然古怪, 卻很耳熟. 看時又全沒有人. 站起來像外一望, 那檸茶輝便在水吧外對著卡位坐著. 他臉上黑而且瘦, 已經不成樣子; 穿一件爛西裝外套, 抱著雙膝, 下面墊一個公事包; 見了我, 又說到, "凍檸茶多甜."老闆也伸出頭去, 一面說, "檸茶輝! 你還欠19元呢!"檸茶輝很迷茫的仰面答道, "這…下回還清罷. 這一回是現錢, 檸茶要多甜."老闆仍然同平常一樣, 笑著對他說, "檸茶輝, 你又不返工了!"但他這回卻不十分分辨, 但說了一句"不要取笑!" "取笑? 要是返工, 怎麼會像這樣?"檸茶輝低聲說道, "有工返, 有, 有…"他的眼色, 很像懇求老闆, 不要再提. 這是已經聚集了幾個人, 便和老闆都笑了. 我切了檸檬, 加進糖水沖成的茶里, 端出去, 放在他面前, 他從破衣袋裡摸出兩個大餅, 放在我手裡, 見他滿手是泥, 原來他便許多天沒有沖涼. 不一會, 他喝完茶, 便又在旁人的說笑聲中, 痀僂著身子慢慢走出去了.

自此以後, 有長久沒有看見檸茶輝. 到了過年, 老闆取下Post-it說, "檸茶輝還欠19元呢!"到第二年的端午, 又說"檸茶輝還欠19元呢!"到中秋可是沒有說, 再到過年也沒有看見他.

我到現在終於沒有見 – 大約檸茶輝的確不知所蹤了.

1 則留言:

ngszehin 說...

http://ngszehin.mysinablog.com/index.php?op=ViewArticle&articleId=559086